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保险市场保险市场

保险公司不当“冤大头”

2015-06-25    来源:

2010年4月19日9时30分,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接到一个报案电话。报案人自称是车主宋锦博,其在该公司投保的一辆捷达轿车3天前在行驶中与路面挡水坡发生拖底事故,现在已经被拖至北京某汽车维修站停放。


保险公司当即派出定损员赶往维修站,可是在维修站等待他们的却并不是车主宋锦博,而是宋锦博的代理人郭伟。经过一番查勘,定损员认为拖底仅造成车辆底盘表面划损,并确定损失金额为1500元。几天后,保险公司再次接到宋锦博的电话,称维修站将车辆拆解后又发现了损坏部件。定损员对捷达车进行复勘时,发现车辆正时皮带断裂,发动机严重受损,而陪着定损员复勘的,仍然是宋锦博的代理人郭伟。


定损员认为此次轻微拖底事故不会造成发动机损坏,为了弄清事故发生的具体情况,保险公司希望能向宋锦博本人进行了解。可是,当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拨打宋锦博报案的电话号码时,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郭伟却拒绝提供任何宋锦博的电话和地址,说有事就找他。因为找不到宋锦博,保险公司只好等待宋锦博主动联系。可是两个月后,保险公司并没有等到车主来索赔,等来的却是法院的一纸传票。


原来,宋锦博将保险公司直接告上了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法庭,理由是保险公司拒绝理赔,要求保险公司给付38442元的捷达车损失,案件的代理人正是郭伟。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怎么也想不通,一个最多1500元损失的拖底事故怎么会修了这么多钱?


“撞完后边撞前边”


老旧捷达换新颜


根据原告提供的车辆维修结算单和4张修理费发票,原告为修理捷达车花了38139元,其中包括大修发动机,更换变速箱、发电机、前杠、雾灯等30余项更换项目。但保险公司坚持认为,这些更换项目与事故损失无关。

上一条: 探究五类客户心理
下一条: 养老金账户收支不平衡:个人账户面临亏损风险